分类目录归档:医疗

经历了一阵难忍的恶心后,我发现了AI医疗商业化的一个成功案例

上个周五,我体会到了恶心。

护士一阵揉搓,将一大坨橡皮泥放到了塑料托槽中,然后把整个托槽送到我的嘴里。护士再用力按压着托槽,让里面的橡皮泥和我的牙齿尽量接触,只到我的牙齿轮廓完全印在了橡皮泥上,橡皮泥凹出一个沟壑。然后取出托槽和橡皮泥,在刚才的沟壑上面,再注入一层黄色的「泥浆」。再把整个托槽连同橡皮泥和「泥浆」送到我的嘴里,牙齿再咬向它们。咬上去后,保持不动。等待黄色的「泥浆」随着时间而逐渐凝固。

如果顺利,再过几分钟之后,等黄色「泥浆」完全凝固,取出托槽,将会得到我的牙齿的立体模型。通过这个立体模型,牙医就可以了解我的牙齿的结构,并且基于此给我设计牙齿的治疗方案,制作牙套。我听牙医给护士的交代,上文所说的过程,称之为「取模」。

如果不顺利,你可能就必须像我一样。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取模的过程。前前后后,我总共「取模」了 5 轮。每一轮包括上牙和下牙,我总共尝了 10 次。尝,不得不尝。我的舌头不得不和橡皮泥、「泥浆」接触,我不得不尝到了橡皮泥和「泥浆」的味道。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恶心。另一方面,在咬向「泥浆」的时候,需要保持张着嘴巴不动,用鼻子呼吸。对我而言,闭着嘴用鼻子呼吸,张开嘴用嘴巴呼吸,都很正常,可要张着嘴却用鼻子呼吸有些难度,这也加剧了恶心的感觉。

虽然这个过程不是很舒服,也很可能失败重做,一旦失败重做,将要花费很长时间。但它却是牙医做牙齿矫正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有没有一个更加舒服,速度快,成功率高的方案呢?就在同一天下午的稍早时候,我体验了另一种方案。

我张开嘴巴躺着,护士拿着设备在我的口腔中游走,不同角度进行扫描。这个设备不复杂。大概可以理解为一个摄像头加上一个闪光灯。摄像头会连续拍摄一张张照片。因为里面光线不好,闪光灯的作用是保证拍照所需的光线。算法最后会基于拍摄的照片,生成一个立体模型。

回家之后我查了一下,这个仪器叫做「ITERO数码3D牙模扫描仪」。来自于一家叫做Align的企业。Align的中文名叫爱齐科技,中国的办事处在上海的徐家汇。隐型牙套「隐适美」是Align最知名的产品。

听护士大概介绍了原理,我第一个直觉就是,这个产品,是AI商业化的经典案例。为了验证我的直觉,我需要知道两件事。一是确定这个模式是不是用到了AI,二是他的商业化有没有成功。

我去官网搜索了一下,发现他们正在招聘的岗位中,至少有4个都是机器学习相关的。分别是 Machine Learning Scientist、

Sr. Machine Learning Scientist 、Senior Manager, Machine Learning、Director of Machine Learning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而从AI的进展来看,利用深度学习技术,通过多张二维图片来进行3D建模,已经是现成的技术。36Kr就报道了一家叫作Bifrost的创业公司在做这样的事情,不过,他们的选择从家居建材和电商两个垂直领域切入。

Align在招AI的人才,AI现阶段可以做到通过大量2D照片进行3D建模。很大概率上,Align的ITero就是用了AI的解决方案。

而从商业化的角度评价,iTero也已经走了很远。iTero进化历史:

① 2006年Cadent发布iTero数字印模系统

② 2011年爱齐公司收购Cadent

③ 2013年发布Invisalign隐适美效果模拟器

④ 2015年发布新一代iTero Element口内扫描仪

⑤ 2017年已进行120万余次修复扫描及270万余次正畸扫描。

而搜索最近的新闻,你发现最多的是,iTero从2018年开始被大规模的引入到了中国的牙科医院。据我在医院的观察,iTero也取代了绝大多数的传统取模方法。

iTero的商业模式,符合我之前说的「AI+ 硬件」的商业化路径。这也给想从事医疗AI创业的人一个提醒,要想找到行的通的商业模式,不能只专注在模型和算法上面。对应用场景的研究和了解 ,也很重要。有一些人认为AI创业,懂行业的产品经理不再重要了,我不这么认为。

吹了一番iTero,那么他有没有缺点呢?也是有的。缺点主要体现在,当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精度  就会不足。什么是特殊情况呢?比如,像我一样,咬肌太发达,就会导致你没办法拍到最里面一颗大牙的全部角度。最后的模型中,大牙就有一部分缺失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在做完iTero口扫之后,又去做了传统取模的原因。

「三明模式」、新成立的医保局、高了一届又一届的药价之间有啥关系?

一直以来,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老百姓吐槽最多的问题。在看病难的部分,主要是医疗资源的供给侧不充足;而在看病贵层面,却比较有意思。之所以说他有意思,是因为如果看病难是因为医疗资源缺乏,按照市场供需的关系,那么医疗服务的价格应该也会比较贵。但实际上,看病贵,并没有贵在医疗服务费用上,而是贵在了非医疗服务本身的收费上。看病贵,更多的体现在了买药贵。

生命力顽强的以药养医

买药贵之所以出现,和一个叫做「以药养医」的政策有关系。

「以药养医」,在黑色和白色的层面都有体现。

在白色层面,就是公开的政策。政府为了减少对公立医院的经费投入,允许医院院内的药房在药品价格上有一定比例的加成。加成的利润,用来弥补经费投入的不足,从而保证了在医疗服务价格的不提高。这是明面上的「以药养医」,是用药房获得的额外利润来补贴医院。

在黑色层面,就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严格来讲是违法的。近年来也一直都有医生院长等等因为这类问题被逮捕,前几年沸沸扬扬的GSK事件也是这一现象的体现。这一类的「以药养医」,是医药代表、医生之间形成的利益共同体。某种程度上,这是医生处方权的一种寻租变现,也是市场对于医生劳动价值的一种畸形补偿。

大家都知道,药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特殊性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用药的决策方和买单房不一致。在这里拥有友处方权的医生是决策方,患者和医保基金是买单方。

一方面,药企作为商业机构,追求更多的营收是毫无疑问的诉求。

另一方面,医生有中国因为医疗资源总体匮乏,导致医生们工作量很大,医生成为最辛苦的职业。而处在公立医院这一管制江湖的医生们,医疗服务的价格收到物价部门的调控。从而阳光的收入相比市场环境下的其他职业,相对偏少。这就导致了医生也有提高收入的诉求。

为了提高医生开药的积极性,也看到了医生的诉求。药代们想到了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叫做「带金销售」。

所谓「带金销售」,就是医生在开药后,药代按照药品的销售额,给医生一定比例的回扣。这样,让医生提高收入的诉求和药厂销售更多的诉求达到了高度统一。「带金销售」的模式势如干茶烈火,很快成为药企销售的主要模式。除了直接给回扣外,药企还会赞助医生去旅游、开会、学习。丰富了以药养医的多变的形式。

为什么说「以药养医」推高了药价?

在白色「以药养医」的层面,很清楚,药品价格加成就是多出来的价格。但黑色的「以药养医」才是真正高药价的罪魁祸首。

按照上面所述,药代为了提高销售额,就需要医生多开药,从而给医生回扣。作为医生,为了提高收入,在有同样的药物可以选择的时候,则会优先的选择有回扣,不选择没回扣的;这就会导致药品为了销售出去,都会选择给医生回扣;当所有药品都有回扣时,医生又会选择回扣高的,而不选择回扣低的。而回扣的部分,而最终是转嫁到了药品的价格上。最终表现出来,就是越是价格高的药品越受医生的推荐。在一个利益共同体裹挟下,药价越来越高。

这样的模式,排道德及法律层面来看。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医生和药厂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对患者虽然不好,但因为信息不对称,患者也是无可奈何。另外,因为医保才是实际上是最大的支付方,患者的实际感受有所减缓。

但即便这样,当医保基金的压力逐渐增大,当老百姓的感受越来越强的时候,当政府重新提出要以人为中心的时候。这个问题被放在了台面上来讨论。

政府出台了一些措施。比如,增加财政投入,取消药品加成。这个方法有效,但只解决了白色「以药养医」的那一小部分。

比如,加强药占比的控制,增强医保控费。也有一定效果,但收效甚微。

比如,加大执法力度,打击药品贿赂。有效果,但仍然与人铤而走险。

一大堆政策的出台,看来都是有效果的,但并没有解决真正的问题。医保基金照样亏空,民众感受也不明显。黑色的以药养医仍然展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

直到,一个叫「三明模式」的医改方案的出现,大家眼前一亮 。

了不起的「三明模式」

以药养医的生命力之所以很顽强,其核心是医生和药代形成的利益共同体非常牢固。当其他政策都是从现象的层面去破处、禁止、打击的时候。并没有真的削弱这个利益共同体的牢固关系。

而三明模式,在我看来,是第一次真正的在想办法来瓦解和分化这种利益共同体。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三明模式」。FT对三明模式的概括是:从品牌药转向比较便宜的仿制药,并禁止医生从经销商获得回扣。他不是一个孤立的政策,是一套组合拳。他的好处是既有单个政策上的创新,也有体制上的改革来保障。

在政策层面,起到了分化瓦解「药代-医生」利益共同体来减少回扣贿赂。而分化作用又分了几个步骤。

第一步,从医生、院长的薪酬出发。改变原来医院自己来发薪酬的状况,改为财政支付院长的薪酬。但在发薪酬之前,要对院长、医生进行考核,考核条款中,有很大部分是和控费相关的。这样,院长和医生们就有了控费的动力。这一次,一个新的利益共同体在形成。对医保基金来讲,控费达到了减轻基金压力的效果;而医生和医院也主动控费,医保基金和医生/医院看着正在形成新的利益共同体。当然,同属这个利益共同体的还有 广大人民群众。

至此,对医生来讲,至少有了两种选择。一种是原来和药代的利益共同体,一种是现在新的共同体。事情正在新的变化。

怎么样促成医生更多的人选择新的利益共同体呢?第二步,大棒上来了。这就是政府对违规行为的打击加大,增加医药贿赂的违规代价。新旧两个利益共同体,就好比两个胡萝卜。两个胡萝卜,一个是黑色的,吃了可能中毒;另一个是白色的,虽然没有黑色那个大,但是没毒。你选择吃哪个?

上面的措施,却弱了回扣在药价中的比例。接下来,就是直接打压药品价格了。这个时候,GPO的联合采购,把更多医院作为一个整体联盟去和厂商谈判,增加议价能力。同一种药品,优先采购仿制药品。诸多措施,都显示了对低价药品的青睐。

这些政策的实行,并不完全都是新的 。可为什么三明模式下,这些政策的效果更加明显呢。这就是三明模式在体制上的改革对政策的执行带来了保障。

采购、支付和医院的管理,分属不同的部门。有的是医政,有的是药监,有的是财政,有的是社保下的医保基金。九龙治水是难有效果的。三明模式的怎样统一这一局面呢?很简单,让一个副市长把上面的这几个部门都管起来。这是在体制没有突破前,最有效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而这个方案,也给后来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提供了启发。现在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可以看做是三明模式的某种形式的体制化机构。

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显示,三明医改前的2011年,22家医院药品收入占比为47.29%。经过两年改革,2013年,三明22家医院医药收入才20.09亿,占比28.21%。而医务性收入却增加到14.42亿,占比为71.79%。这是几年前的数据,但也能看出,三明医改产生的巨大成效。

三明模式不是完全一边倒的叫好,也有很多批评。最重要的就是,适用房只要把药价降下去了,但是药的质量也降下去了。

国家医保局的成立,某种程度可以看做三明模式被高层认可,可能在全国推行的一个信号。如果全国都是三明模式,影响将非常深远。在全国推行前,这些反对者提出的问题,也在被解决。

仿制药的一致性评价在去年开始,推进开始加速。这应该也是一个积极信号。创新药的审批也在加速。

基于此,后续的医药市场,可能存在的一些可能:

药品在营销上的作用越来越小。无论是创新药还是仿制药,性价比都是更被看重的方面。对于药企后续的影响是,研发方面的投入可能会增加,营销费用可能会缩减,这是增加药品性价比的最直接的方式。内外资药企的格局的市场格局可能会面临新的分工,跨国药企将主要吃下创新药的市场,内资药企主要吃下仿制药市场。创新药审批加速,这是对研发型外资药企的重大利好;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后优先采购,则是对研发型内资药企的重大利好。只注重营销,不注重研发的仿制药企业,可能因为通不过一致性评价,导致市场份额快速萎缩,最终导致只能被仿制药巨头收购。客观上,仿制药的玩家集中度会提高。

器械领域也是同样的道理,失去专利的器械会更多的被国产替代。

这也是我之前的文章中写《预测:未来3年医药经济成长最快的5个方向》(见次条推送)的主要逻辑。

这个话题,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前后几次想写,都因为懒和怕而放弃。懒是知道这个文章要说清楚一定会很长,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怕则是既担心自己有说错的地方,又担心自己说得不够通俗。大家看不懂。之所以现在突击写了这篇,是因为早上看到新的国家医保局已经挂牌成立,胡静林任局长,施子海、陈金甫、李滔任副局长的消息。如果再不写,这篇文章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有不妥之处,还请大家留言指出。我改!

AI+医疗类项目的几种产品化模式?

这本是回答一个问题的答案。
如何看待AI+医疗类项目的商业化前景?
我的回答如下:
在谈商业化之前,首先要做的是「产品化」。
这也是目前遇到的最大的问题。
就目前而言,在算法层面有用这件事已经不是问题,至少不是大问题。
而在产品化方面,则遇到的问题就比较多。我们拿影像AI为例,在产品化落地方面,目前有几种方式:
  • 依图、阿里云模式,需要对接现有的pics/His 系统,打通底层数据。这里有两个难点:
  • 需要向系统厂商缴纳接口费,很贵
  • 对接的劳动成本很高
  • 还是上述模式,但是是系统厂商来做。比如杭州“健培”。
  • 腾讯觅影的模式,通过硬件重新扫描影像,相当于做一次数据的重新录入,之后再进行AI识别。好处的非常灵活,不依赖于系统对接的问题。但也有其局限性,比如:
  • 只有电子版的咋办,要先打印出来?
  • 你还得有个人扶着啊,算是劳动力的降阶,但没有一步到位。
  • 联影、乐普的模式,设备 + AI 的软硬一体化方案,硬件录数据,AI直接出结果:
其中,心电图厂商乐普的心电图人工智能自动分析系统注册获FDA受理,这是我非常看好的模式。

10句话解读平安好医生招股书

520页的招股书,内容太多,我用十句话总结了我最关注的一些信息,分享给大家。

1、收入10亿,来自4大业务:家庭医生业务1.6亿、消费医疗业务4.5亿、电商业务3.5亿、健康管理四千多万;

2、家庭是医生业务主要由平安人寿买单 ,给寿险的投保用户使用,在平安金管家App中的医疗模块可以看到;

3、消费医疗业务指的是:基因检测、体检、洁牙、眼镜等服务的销售业务,在平安好医生App中可以看到相关的卡,但是这部分收入不全是线上销售获得的,很多销售额来自传统销售渠道;

4、电商业务指的是:平安好医生内的医药商城和健康商城。这是最大的一块纯线上业务,并且目前发展势头迅猛;

5、健康管理业务指的是:剩下的业务都被归类在健康管理业务中。其中主要的占比是来自与广告,这些广告投放在健康管理相关的功能页面中;

6、成立几年来一直都在亏损,17年平均每获得1块钱的营收就亏损5毛钱。整体亏损幅度在17年开始缩小,最近3年亏损金额分别为:3.2亿、7.4亿、4.8亿(截止9月);

7、月活在增加,付费率也在增加:

8、风险也不少:收入主要有大客户贡献,大客户流失、监管、牌照、政策法规等方面的因素都可能给现有业务带来较大影响;

9、根据第三方的调研数据,平安好医生在竞争格局上有绝对领先优势,其中活跃用户数的数据如下:

10、自有医生资源部分,医师数量172,医务助理为716,总人数为888人。

最后,赞赏是某种形式的认可!

百度「医疗事业部」被裁,百度是不打算做医疗广告了吗?

问:您好,我是*网的记者*,关注医疗科技模块,在知乎上看了您关于移动医疗的回答,对您的见识很佩服。昨天,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O2O挂号技术含量不高,未来的重点在人工智能上,请问您对此怎样看?

——————–

答:在之前的工作中,我也的确和百度医生有过一些接触和合作洽谈,但最后没有合作成功。

裁撤医疗事业部,原因不是「技术含量不高」,百度外卖技术含量也不高啊,为啥还要坚持做?我觉得被裁的主要原因还是业绩没做好。在整个移动医疗行业里,百度医生和我待过的平安好医生几乎是同时成立,但现在差距是天壤之别。而当初为了获得挂号资源,重金投资了健康之路和趣医网,获得了足够和微医抗衡的挂号资源,但在拿到这些资源后,百度医生的发展和微医相比也相形见绌。高投入低业绩可能才是被裁掉的主要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是,医疗行业目前最成熟的商业模式是「以药养医」,因为大众对于医疗服务付费的意愿和习惯不强,现在医院的医生的收入都不是靠医疗服务,而是靠药品收入。在这种背景下,O2O把线下的医疗服务资源买过来,通过线上卖给患者,并不能直接转到钱。通俗的将,就是你就算做到非常多的挂号量,钱也是给医院和医生的,你并没有加价做利差的空间。因此从战略分的角度,医疗O2O并非一门好生意。
补充一点题外话,并非百度所有和医疗健康相关的项目都是「百度医疗事业部」的范畴。拇指医生是百度问答的,百度健康是百度营销中心的,医疗大脑应该是人工智能团队的。不是说「百度医疗事业部」没了,这些业务都没了,更不是百度以后不做医疗广告了。这次裁撤最受影响是「百度医生」App 团队。
这个道理就好像,大家听到「平安万家诊所」,就想当然的以为他是平安好医生下面的,实际上他们是两家的公司,有内部竞争关系。望文生义害死人。
关于未来的重点是在人工智能这块,我倒是很认同。
从我的七年的从业经历来看,医疗行业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归因到「医生资源稀缺」。比如,看病难的问题,为什么看病难?因为想要看好医生的人(需求)太多,真正的好医生有限(资源稀缺),需求远大于供给,自然会看病难看病贵。再比如,医患矛盾突出,为什么?深究之后发现很多都是源于沟通不到位,为什么会沟通不到位?因为医生每天要看很多病人,长期过劳,缺乏耐心。为什么会过劳?因为病人太多,医生看不过来。
如果是一个完全开放的自由市场,这时候供给(医生资源)应该会增加,市场会调节出一个合理的供需关系。但医疗行业有其特殊性,政府管控价格,很难市场化。另外考虑医疗的专业性,新的医疗资源供给增加需要较强的周期,也不会立刻增加。
所以,这个时候,医生效率提高就是化解很多医疗问题的有效手段。在提升医疗效率方面,人工智能是非常有效的工具。比如,输入检查数据,输出诊断结果,AI大有可为;输入诊断结果,输出治疗方案,AI大有可为;甚至输入问诊基本资料,输出规范化病案文本,减少医生机械劳动,AI大有可为;输入病例资料,输出结构化的数据方便医生做科研,AI大有可为。
从时间窗口上,虽然有很多人都在说AI+ 人工智能,但真正做起来的并不多;做竞争优势的角度,百度既然已人工智能为核心了,这一块还是具有一定的优势。
总之,新方向是对的,但能不能做的好,还得看团队的执行和领悟了。

答知乎网友:对O2O式的互联网医疗,你怎么看?

对O2O式的互联网医疗,你怎么看?

丁香园董事长李天天表示,医患间的线上问诊不具有可持续性,面对面的问诊不可以被网络所取代,用互联网思维去线下办实体性的医疗机构,成为丁香园执行董事李天天心目中最核心的医疗服务模式。

回答:

这段时间在从事线上移动医疗相关的事情。
但是通过一些观察,发现一件比较悲观的事实:移动医疗最大的难度不在于准入门槛高,也不在于医生没动力,最大的问题是:

  • 线上问诊的效率并不比线下问诊的效率高,甚至会低

这着实是很让人悲伤的事情。

医疗行业的所有问题,归根到底,有两点是最关键的:

  • 医疗资源稀缺
  • 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过于集中在大城市)

如果在线医疗的或者问诊只是凭借概念的火热吸引了注意力和资本,然后用资本砸钱买用户带活跃,但给用户创造的价值并不比传统的医疗手段更高,甚至浪费了医疗资源的话,只能是虚假繁荣。

我在想,是否有另外一种可能性:通过线上的手段,来提高问诊的效率(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节省医疗资源,解决医疗资源稀缺的问题?

下面是一些粗浅的想法,抛砖引玉:

  1. 数据是提高医疗效率的核心。
  • 数据的定义包括三部分:各种穿戴设备产生的量化自我的数据、线下医疗行为产生的检查数据和病历数据、线上的诊疗记录和行为数据。
  • 数据的用途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让数据集中,跟着人走。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即便是纯线下的医疗行为,当你在就诊的时候向医生提供了你所有的历史检查资料和病历详情,还有最近一个月的量化自我的数据(运动的、睡眠的、身高体重的、温度的、血压心率的),对医生问诊也是极大帮助的。(这一点聊过少数医生,他们认同,欢迎知乎上的医生说说你们的看法)。第二方面,就是多维的大数据放在一起,大数据可以好好的发挥威力。这件事肯定有戏,但现在已经被媒体炒成buzzword了,多说就显得low了。就不详述了。
  • 线上的参与可以让诊疗行为「异步化」

胡乱发明了个词,我举个场景来描述比较清楚。

现在,我们的就医场景是:去医院挂号——>问两句,开检查——>做检查——> 继续问–>后续流程。
有没有可能将来是这样的场景呢?

线上挂号,同时传入主诉+个人电子健康档案 ——>医生及助手预习,资料,开检查 ——>做检查——> 问诊–>后续流程。

这两个流程的核心区别就是,场景一有两个医患需要同步在场的环节,而第二个场景中,需要医生和患者同步做事情的环节节省到了一个。理论上讲,这样是会节省资源和时间的。

以上就是我的一些思考,概括起来就是「用线上技术擅长的地方去优化线下诊疗」,实现起来肯定也是困难重重,光是在挂号的时候向医生工作站提交主诉这件事,在医院和HIS厂商这边就如同移山工程,更何况数据统一管理。不知道符不符合题主 「O2O」的定义。至于题主提到的天天的提法,我想应该不是大家理解的「O2O」。天天的提法大家可以关注一下福州的「丁香云儿科诊所」这个小型试点。接下来的杭州全科诊所应该和福州这个丁香云有很多相似之处。

最后,谢邀!

答小荣:医生为什么会越来越愿意花时间在医患平台上?

我的前同事,前前老年病科医生、前丁香园产品经理、现Ruby工程师 @小荣 之前写过一篇医生为什么不愿意花时间在医患平台上?

  • 「患者的口碑」不是医生晋升的必要条件
  • 大部分医生门诊的工作量饱和,不需要通过一个在线系统来补充病人(客源)
  • 医生工作量大,不愿意为了一点点小钱牺牲自己的业余生活,除非你给他丰厚的现金,否则他们才懒得去回答患者的在线提问。

总结

所以,做医患平台真不容易。

三甲医院的优质医生没空搭理你,
二甲医院的医生,病人又瞧不上。

因为之前在丁香园的时候也通过线下和线上的方式聊过很多医生,在我离职后Gap的三个月里,我对这些问题也有过一些相对完整的思考,因此说一下我的看法。这篇文章写的当然有道理,但前提条件是基于医疗情况的现状的,而这个现状,在很多因素的作用下,已经出现变化的苗头。

患者的口碑不是晋升的必要条件,这当然对,但如果有一天「患者的口碑比晋升更重要」的时候呢?又或者,通过网络平台,不仅可以获得口碑,还可以获得晋升的利器——科研成果呢。

要想患者的口碑比晋升更重要,这需要医疗市场化。市场化想要有实质进展,至少需要2个条件,一个是资本层面支持,第二个是医生的正常流动。可喜的是,在2014年,这两件事都有了非常实质的进展。在政策层面,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医疗行业,以及鼓励医生多点执业两件事,都给市场化带来助推。谨慎乐观的想一下,接下来的几年,市场化是有可能的。

而科研成果这一块,医生最大的麻烦就在收集数据与统计数据。而这两点天生是互联网的强项。

大部分医生门诊的工作量饱和,不需要通过一个在线系统来补充病人。这对绝大部分医生来讲也是对的。

但一方面就像钱多的人不担心有更多的钱一样,有追求的医生也不担心找他的病人更多。举个例子,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的宋勇医生,在肺癌治疗领域也算是知名专家了。按理说他自己已经很多病人了,不必担心病源的问题。但他依然很重视在好大夫的在线问诊。甚至我们在和他谈其他合作的时候,也你能明显感觉到他对的患者口碑的重视。病人越多的大夫,越知道筛选病人的重要性,而要筛选病人,就需要更多的病人。

另一方面,这个结论还暗含一个前提,就是网上问诊的效率是极低的。这个前提是事实,但不意味着不可改变。想象一种场景,当一个医生初次见到患者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患者的所有基础信息,最近的运动、饮食信息,以及历史上的所有病历资料。并且这些数据都在问诊的一开始就可视化的呈现给医生。对某些可能的风险点也已经做了标注。那么线上问真的效率是不是会比线下要高或者至少线上的接近线下的效率呢?

第三个点,医生工作量大,不愿意为了一点点小钱牺牲自己的业余生活,除非你给他丰厚的现金,否则他们才懒得去回答患者的在线提问

这个结论是依赖于上述两点的。但如果医生可以获得的回报对医生来说是有价值的,医生动力。

 

我也总结一下:

如果在线问诊这个环节可以给医生提供实实在在的价值,动力不是问题。

  • 「医疗×互联网」可以为医生提供口碑,而在市场化潮流中,口碑很重要
  • 「医疗×互联网」可以帮助医生科研数据支撑,即便是体制内医生,这也可以是他的动力
  • 「医疗×互联网」存在提高问诊的效率

画了一张图如下,以后找机会详述

 

取势「自由执业」,医疗互联网行业的4个机会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很多传统行业在无声无息中被深度改造。从小米盒子到小米电视,传统的电视终端产业格局正在发生变化;随着嘀嘀打车、快的打车的普及,不仅人们的出行方变得更加便利,依赖于汽车尤其是出租车的广播行业也在不经意中被打个措手不及;更不用说,支付宝推出的余额宝服务,从开始的蚕食小额的活期业务,到现在与银行的定存业务抢现金。

回头想想,这些新事物对传统行业的改造,从最开始的不起眼到现在的摧枯拉朽。时间很短,威力很大。但遗憾的是,至今仍然有一些行业并没有享受到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带来的巨大红利。究其原因,不是他们已经好到不需要改造,而是管制太多。医疗行业,就是其中之一。

庆幸的是,随着政策面的改革措施出台,即使是医疗这个「管制江湖」,也出现了很多令人惊喜的好消息。其中最好的消息,非医生的「自由执业」和放开资本进入医疗行业莫属。

所谓自由执业,通俗的讲,就是医生经与雇主协商,可以同时在不用单位坐诊,甚至还可以开设自己的私人诊所。这看似一件小事,对医生和整个医疗行业来说,却非常重大。

笔者一直在医药行业的垂直网站供职,浸淫好几年,观察好几年,从没有一个时刻让我现在这么兴奋与乐观。总结一下,基于「自由执业」等政策和互联网(含移动互联网)的双重红利,至少有下面几个变化会很快发生。

变化一:招聘网站将受益于医生渐强的市场地位以及渐高的流动性

中国的医疗资源(主要是从业者),实际上是过度稀缺的。从市场经济的原理的来讲,这种供不应求本来会让医生特别抢手,但囿于管制,医生的价值并没有体现在医生的价格上。甚至在招聘的时候,医生处于弱势地位。现在的医疗人才市场上,是「用人单位市场」。在求职的时候,医院往往处于若是地位。

随着市场的开放,供需矛盾带来的巨大机会必然导致医院的增加。这将导致用人单位之间的竞争加剧,而基于现在的医生数量。医生在人才市场上将拥有更多的选择权。这就必然导致医生更愿意在招聘方面话更多的投入来吸引人才。招聘网站将会从这这些增大的投入之中分到一杯羹。

同理,高流动性更是如此对招聘市场有利。

从趋势到取势:虽然这些趋势是可以看到的,但这并不意味这些红利都能被现在的医药招聘网站拿到。如果现在领先的招聘网站不能将这个趋势为我所用,则意味着出现一个更强的对手来替代自己。

举个例子,我看到现在的一些医药招聘网站,基于现在「雇主市场」的现实,在各方面都更加照顾雇主。但如果以后真成了「雇员市场」。现在很多招聘网站的服务方式是不是能适应都是个问题。比如,现在有个通用的做法,为了保护雇主的利益,用人单位发布的招聘信息往往是不公布「薪酬范围」的。但公布薪酬范围往往更有利于求职者。现在的招聘网站,你敢不敢或者能不能鼓动一批雇主率先公开岗位薪酬或范围,从而为求职者谋得更有利的体验?

变化二: 医生个人品牌建设的互联网工具将市场空前

医生自由执业,高流动性,本质上带来一种更加公平的双向选择。在这种双向选择中,再牛逼的医生都需要建立自己个人品牌。

这个品牌,不是基于医学会、基于文献、基于职称、基于年资。更多的是面向大众的!所以在这方面,可能存在率先有一批医生不再囿于医学会搞关系、发文献刷职称。而是更加愿意花一些时间去向大众科普、去展示自己除了学术之外更加人性可爱的一面。好大夫这样的平台将会越来越被需要。

从趋势到取势:现在市面上有类似的网站,好大夫做的非常出色。但是,他现在还是基于医院为主的品牌,医生是医院的附属。基于多点执业,将来可能的形态是,医生品牌的展示是基于医生个人或者医生团队的。

举个例子,现在我要找栗战国看病,我要看北大人民医院给他的排班。但以后,我更关注的是栗战国及其团队本身,他可以在几家医院同时执业。在上海的患者和在北京的患者都可以在当地找他享受到同等质量的医疗服务。为什么是同等的医疗的服务呢?因为他有一个固定的医疗团队,包括助手、秘书。而基础性的事情已经标准化(下文详述)。 而现有的网站在信息架构上还不方便为这样的团队服务。

变化三:「开放平台」式的医疗经纪人模式存在机会

医生是一个需要的知识储备特别高的职业。一般情况下,这样的特性决定了,自由市场下的医生拥有很高的自由度,因而不可能形成特别大的组织和等级森严的金字塔体系。同为知识密集型的律师、咨询等职业的的从业者就表现出了这样的态势。超越大医院的,一定不再是现在这种形式的医院,而是「医疗经济人公司」。你能想像你现在创办一家医院能超越北京协和吗?

在我的想象中,这样的「医疗经纪人公司」应该是这样的:他把一些基础性的功能标准化平台化,然后在这个平台上入驻各科室的「医疗小分队」。基础性平台的功能包括,各种流程的标准化(预约、检查、影像、会诊、远程协助、缴费、拿药),包括了最常见的院外急救(救护车)、急诊、ICU、检验、病理、麻醉、手术室、病房、护理等。但是常见的临床医生却不包含。临床医生团队都是入驻平台的,患者可以在平台完成各种基本事项后选择喜欢的临床团队就医。预约、支付等都统一在平台(尤其是互联网平台)进行,「自动取药机」进入小区。

而那些耗尽心机拿到公立医院挂好资源的机构,也会被这样的方式抹掉。

变化四:服务于微小医疗主体的平台将出现机会

除了就诊的主流场景可以通过现有的医院模式和之前提到的开放平台模式覆盖之外,更多的医生可以开设私人诊所。这些诊所,将负责非疑难的基本医疗服务。这些机构就好比餐饮业中的小饭馆,「 O2O」 和「点评」的模式在这个层次的医疗服务上是可行的。而这种可行性,就是互联网公司的一个巨大机会。

当然,没有人能预测未来。大家都知道未来会越来越好,但你不知道是怎么个好法。雷军说,站对风口猪都会飞。但你看到风不一定能站对封口。看到趋势也不一定能够取势为我所用。

头图来源: Thomas Burns

最后附上一个我对2014医疗互联网行业的「预测」。


2014年(医疗+互联网)可能发生的5件事:

  1. 百度全资收购或者控股好大夫
  2. 阿里注资康健绿线或者成立医疗事业部涉足医疗行业
  3. BAT 阵营有中层及以上管理者出来创业涉足医疗行业
  4. 5家以上创业型医疗互联网团队拿到百万美元级别 A 轮投资
  5. 传统 HIS 系统供应商推出病历管理 App,传统医疗设备厂商推出可穿戴设备但都反响平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道分子」(ask00001),上述推测仅为个人观点。猜中了都是蒙的,猜错了请勿跨省!